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记梗

写心灵战争paro的全职

就这样

除了这篇bl的藏策,大概还会慢慢写一个gl的丐花的故事。

缘来聚散都是这个江湖——结局我还没想好,落到现实不过A一个字。

可我既然写下来了,便不是玩家的事,而是那个江湖的事,情爱也好,真相也罢,全做一个江湖的梦,也不必再求醒来看见了什么。

映月【藏策】2

叶宛之听到李默然的话,突然很想看看他的脸,想知道那张曾经写满意气风发的脸上如今是何表情。李默然一直盯着叶宛之,可惜并未看出什么表情变化,他忍不住磨牙道,“我睡了,叶公子就这样好好享受一晚吧。”

“晚上,此处是恶人谷吗?”叶宛之问。

“你猜啊?”李默然扯了扯嘴角。

那就是恶人谷了。叶宛之没在问话,只当李默然是真的睡了,上床盘腿打坐——他不是对生活环境挑剔的人,但既然有床在,他也不会亏待自己。李默然也没赶他下去,独自缩在床角,离他一尺远。

目不能视,手不能动,叶宛之一坐便坐到了夜半,只觉有个大块头滚到了自己身边,是李默然。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叶宛之“看”向边上的人,他不信对方会毫无警惕地睡着...

苏晓x夏(夏姬八写)

“……”夏刚起床,就发现三个此时绝不该在她店里的人出现在了她的店里——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和布布汪以及阿姆。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说好的保障职工者的人身安全呢!”夏觉得自己的生命之火在即将熄灭的边缘疯狂抖动。

“我是以绝对正当的途经进来的。”苏骁正坐在座位上打那在夏看来十分变态的游戏,而布布汪正沉迷王者无法自拔,阿姆则在一旁自己的世界中畅游。

夏瞅了眼布布汪的界面,看上去已经等了许久了。苏晓敲着界面一声不吭,夏只觉得自己背后冷汗打湿了衣服,大佬这架势看着就不像来吃饭的,难道自己在不知道的时候惹了不能惹的人吗?比如大佬的女朋友。

夏瞅了几眼苏晓,又觉得自己想太多,大佬哪都好,就是看着是个单...

映月【藏策】1

“好久不见…”叶宛之看着眼前的人,神情复杂,沉默许久,缓缓吐出四个字。

“好久不见啊。”和叶宛之正相反,李漠然骑着马兜着圈子,笑得爽朗,仿佛他们是一对许久不见的老友。

“……”叶宛之看见他衣角血红的双斧标志,皱了皱眉,心想红色真当晃眼得很,便闭上眼,不去看他。

李漠然见他这幅做派,冷哼了声,面上浮现一种恶质的笑,“来人,给他送件衣服。啧,爷说话听不到吗?!快去,别让爷等急了!听到没!”说着他一鞭子甩在了一个奴仆的身上。浑厚的鞭声一听便知道没有留手,叶宛之不禁蹙起了眉,一个人真当会变得如此不同吗……

“是,是,小的马上去!”

几个奴仆吓得赶忙跑,李漠然的嗜血名声,即便在谷中也是吓人的紧...

森林【随想】

绿拥有一片森林,一片属于他自己的森林。

那片森林在绿所住的别墅的后面,被他用铁质的围墙圈禁了起来,围墙的铁栏上还盘着花藤,每到花期,便会开出他不认识的淡紫色的小花——这是他的前女友种的。

绿很喜欢这片森林,在他年幼时他就展现出了这种情感。他热爱大自然,热爱绿色,热爱森林,这种情感从根源上分析来自于他母亲。绿小时候常跟随母亲去林中写生,沉浸在作画中的母亲总是会遗忘一旁的小小的绿,绿就在森林中自由的打滚行走,学会爬树,吹叶笛。这片森林不仅是他幼时的玩伴,更让他产生了对母亲般的依赖。

绿无事时就会去林中坐坐,看着森林,绿的眼前不时浮现出他母亲写生时优雅的姿态。

他的母亲是一位著名的园林艺术家...

彼身【伞修】上

互换身体梗

这里设定是所有人到齐且还在兴欣网吧,没有搬到上林苑。

Ⅰ.
叶修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黑暗。

他摸了摸周围,这不是他在兴欣的房间,这是哪里?

黑暗中没有声音,没有温度。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一条普通的牛仔裤,还有着一双稚嫩的手……还发着浅浅的白色萤光。

我是谁?回到小时候了?我小时候会发光吗?

叶修抿了抿嘴,突然闭上眼拔腿向前冲去,一直一直都是黑暗,叶修内心不禁祈祷着让自己快点撞上一堵墙,那样好歹证明这是个有墙的地方。

或许是年轻的身体体力好,叶修跑了许久都不觉得累,直到眼前的黑暗变亮……叶修感受到雨卷着落叶打在自己身上,脚下是有些泥泞的土地,空气中是...

翔叶这个cp,真的是不同背景,不同的风味。

7岁的年龄差在社会上一点也不大,放到校园里就大的有点惊吓了

比如大一的叶修暑假辅导班兼职,五年级的翔翔就是班级里一只

一个有毒的剑三paro【翔叶】5

孙翔独自跑进了屋里,看着屋内略显简单清冷的家具,心里莫名涌出一种难过来。屋内没点灯,只窗外照进光来,映在木制家具上,衬得上面陈旧的墨痕反着白光。

书桌上摆着一个小小的木雕花瓶,孙翔凑近看了看,觉得这花瓶着实工艺一般,藏剑山庄里即使是婢女屋里的怕也要比这做工好,围着桌子绕了一圈,他看见木雕角落里刻着名号——苏 沐橙 年十一。

苏沐橙那臭丫头,比他大四岁,当初在扬州遇到的时候他8岁,苏沐橙就是……十二岁。孙翔撇了撇嘴,稍稍把这个木雕花瓶的评价抬了抬。屋里还置了一个小书架,不是棋艺相关就是医术相关,孙翔还看见了几本装订得十分粗糙的本子,想来是叶修个人写的随笔。

想看,但又不能看。

这屋里实在...

明明文笔拙劣,却还是想描绘脑海中都故事,即使鲜少人阅。

这就是不自量力了吧。

这个暑假,努力吧叶修和孙翔在江湖上的故事写完吧。

1 / 11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