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明明文笔拙劣,却还是想描绘脑海中都故事,即使鲜少人阅。

这就是不自量力了吧。

这个暑假,努力吧叶修和孙翔在江湖上的故事写完吧。

一个有毒的剑三paro【翔叶】4

“喂,我晚上住哪?”孙翔坐在石桌旁,看着叶修认真地煮莲子羹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经过乱七八糟各种折腾,天色已近黄昏。万花谷自然没有赶人的道理,加上孙翔需要修养,叶修便留了人——也像说的那样给孙翔煮莲子羹了。

“自然是万花客房。”叶修撤了柴,看着灶中火势渐渐小下去。

“你竟然让我睡客房?”孙翔忍不住提高了声调。

叶修回头过,眼神奇怪地看着他,“不然呢?你想和谁睡?”莲子羹被捞出倒入精致的瓷碗中,放在孙翔面前,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孙小翔,你说说,你几岁了?”

孙翔扭过头,没理他。

“打也打了,吃也吃了,伤好了就给我回藏剑去。”

孙翔看了眼桌上的莲子羹,扯高了嗓子,“你竟然赶我走!”叶...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 苇中原】乱藤四郎线-橘月祭

企划详情见 @刀剑乱舞苇中原企划号

“祭,祭典!完全忘掉了!”羽埋在被子里闷声大喊道,情形十分凄惨。

外面太阳炙烤着大地,甚至能依稀看见热气从地上墙上蒸腾出来,在空中萦绕成一团,纠结不散,住在二楼还能听见早蝉的鸣叫声。

“所以说了昨天不要熬夜。”乱正坐在电脑桌前画画,看到羽在床上翻了个身,不动了。便放下手中的笔,做到了床边上。“房东小姐安排了六点的车送我们去看祭典,还很早啦,不用担心。”

“但是白天也会有活动……”委屈的声音从床上的被子团里冒出来。乱叹了口气,把被子团抱到自己怀里来,“那现在起床出门?”

羽躲在被子里不出声,现在可是下午两点钟!超级热的,谁要出门啊!

“所以说,还...

我是一个既没有才能,又不算很努力的人

——《惊悚乐园》废柴叔

短打记梗

这是一个

背着房子的鳄鱼和爱旅游的燕千鸟

的故事

燕千鸟叶修蹲在韩文清头顶,细小的鸟喙啄了啄鳄鱼韩文清的脑袋。

叶修:我帮你清理了牙齿,你要感谢我。

韩文清:可你也吃饱了。

叶修:那我也可以去找其他鳄鱼,但是你就找不到其他燕千鸟了。

韩文清:那你快走吧,你每天蹲在我头上,我都不能到水下了。

叶修:那不行,你已经是我的鳄鱼了。

鳄鱼韩文清顶着燕千鸟叶修在水中游了几圈,又趴在了水岸边。

叶修:我已经在这里待得够久了,我该去下一个地方旅游了。

韩文清:你的下一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叶修:我也不知道,你游到哪里算哪里吧。

韩文清:为什么是我游?

叶修:因为你是我的鳄鱼,我是你...

目前只有群主一个人的新群~
接收国婶和双修婶,大家愉快的养发舔刀侃大山😊(纯日服婶想找组织的话可以戳我来隔壁同期群~)
想建一个气氛和谐的群,欢迎各位好婶婶加入~😘

来自老韩的礼物

生贺短打,迟到了。

“叶修你的快递!”陈果把一个小箱子搬到搂上。

“嗯?老板娘你放着吧,我等会看。”叶修听到陈果的喊声,稍稍加快了手上的速度,boss被枪尖挑起,离地,连击,无限浮空——最后一记龙牙带走了boss的丝血。

叶修观察了一下周围,觉得不下线容易有生命危险,于是把号开入了安全区。

“谁这时候还寄快递来啊……”叶修把桌子上的小箱子揽到身前,犹豫了片刻,还是掐掉了嘴角的烟。

他用指甲扣了扣封口的胶带,然而贴的太牢了,扣不起来。

“老板娘,剪刀放哪了?”

“放哪儿了……边上柜子抽屉里?你等等,我去找找看!”陈果咬着苹果,一手拿着手机走到柜子前,拉开抽屉,胡乱地在抽屉里拨动着。...

短打记梗

韩叶

使你们相爱的终使你们分离

翔叶

继承你的骨,你的血,你的肉,便戴上你的王冠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 苇中原】乱藤四郎-入住篇

企划详情见 @刀剑乱舞苇中原企划号

“这里环境倒是很不错啊,羽觉得呢?”乱踩着单鞋,穿着一字肩的粉丝裙子,一转身,裙摆便如蝴蝶一样飞起来,乱藤四郎笑吟吟地回过头看着游川羽。

被那样灿烂的笑容所迷惑的游川羽愣了阵,才恍然意识到乱问的问题。

“挺,挺好的!乱也喜欢这里吗?”羽眨了眨眼睛,说道。

“也?就是说小羽果然喜欢这里呢。”乱站在游川羽身边,就像一个大姐姐,他伸手揉了揉羽黑色的短发,笑道,“羽喜欢的东西就是我喜欢的,所以,就决定是这了!”

“房东先生……啊,看到管理员先生了!管理员先生!请问要怎么办理入住手续呢!”乱眨了眨眼,挥着手高声喊道,紧接着就被羽扯到了身后,“真是的,不要拉...

苍椋【周叶】【王喻】1

“这事汝同吾讲,也无半分益处。难道好友汝心中,吾是个忧心天下的人?”君莫笑大大咧咧地坐在软垫之上,看着一旁站着的蓝雨公子。

“汝这地方竟然连多余的垫子都没了吗?”蓝雨公子摇了摇头,叹道。

“本该是有,只可惜被小点拿走了,好友汝武艺高强,慧心秒舌,想来定能从他手中拿回垫子,请。”君莫笑伸手一指,蓝雨公子循指一看,君莫笑养的白犬小点正趴在一张软垫上睡的香甜。

君莫笑吸了口烟“此事事关重大,汝同吾讲,不如同石不转和生灵灭讲,那两人才叫心怀天下。”

“汝不是最爱惹是生非?呵,心怀天下?吾三人哪次不是为汝整理烂摊子?”蓝雨公子一敲手中折扇道,一身蓝衫白裘,端的一番优雅姿态。

“好友可别坏吾风评...

1 / 10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