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慕【翔叶】2

慕【翔叶】1

孙翔不是个医修,又没办法把人从破庙里带出去,只好弄了点水喂给他。他翻了翻腰上的乾坤袋,里面的药倒是不少,但是该给人喂什么就是个难题了。

 

“补血的总不会吃出问题来吧。”孙翔从一个瓷瓶里倒出几颗红色的丹药来,强行掰开叶修的嘴,把丹药塞了进去。手指意外碰到对方有些湿润的口腔内壁,孙翔整个人抖了抖,像被蛇咬了一样把手抽了回来。他看着自己的食指,一脸苦大仇深,从水壶里到了点水洗了洗手,又把水蹭到叶修的衣服上。

 

他坐在叶修的边上,目光呆滞,大脑放空,静静地等着人醒来。然而他等了许久,地上白衣服的人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啊啊啊啊!烦死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这个混蛋醒过来啊!”

 

“好吵……”

 

“……”说话了?孙翔见鬼般地看着地上的人,怎么看也不想醒着。他又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脸,“好软。”孙翔小声说道,这人瘦的没几两肉,看上去一打就坏,没想到戳起来还是有几分料的。

 

“别闹……”

 

现在孙翔感肯定自己不是幻听了。

 

“你这个混蛋!没事了就赶紧起来,你要是不起,小爷我可不管你了!”

 

 

叶修在昏睡中就一直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喉间流入的清凉的泉水缓解了他身体的不适,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一直隐隐作痛的大脑也平静下来,他彻底沉入了梦境。

 

“你这个混蛋啊啊啊!我真的不管你了啊!”

 

这句话已经他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这人一直就一句话,怎么不烦,叶修有些迷糊地想到。耳边有些暴躁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

 

“小爷为什么要陪着你在这个破庙里待一晚上啊!可恶!”脾气太爆了可不好啊,少年人。

 

“饿死了,我出去打只兔子来。你醒了别乱跑啊。”为什么要和昏迷的人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话啊,又不可能回你。

 

叶修挣扎着睁开眼睛,只在朦胧中看见了那个逐渐远去的少年背影,和他手上稳稳握着的却邪。他就这样背对着叶修,从昏暗的庙中走向光明。年轻人啊……

 

身体好重,看来当初的方法还是太冒险了,叶修疲惫地抬了抬手,撑着自己慢慢地从地上坐起来,靠在墙上。看了一圈,也没找到水壶,想来那人是把水壶带身上了。

 

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叶修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把伞,准备的说是伞一般的武器——从伞尖到伞尾,每一处都流转着金属锐利的光泽,伞柄上用小篆刻着两个字“千机”,末端还坠着赤色的流苏,

 

“咳咳,阿笑?”叶修手上的伞回应般地振动了几下,然后又安静地躺在那里装死。

 

“阿笑,你生气了?”叶修试探地问了问,然而千机伞的器魂君莫笑还是没有出现,这次甚至连回应都没有。

 

看来气得不轻……叶修也不敢再叫唤了,要是把君莫笑叫出来只怕就要开骂了。他倒不是怕被骂了,乱来被骂他早习惯了,就是嫌烦。

 

叶修看着昏暗的破庙,叹了口气,想当初,这是多么富丽堂皇的一座庙宇——不然他也不会解决掉敌人后还把这个洞府给顺过来了。只可惜,叶修逃离嘉世追杀时,冒险将自己修为全部灌入这个洞府中引爆,废了全身灵力伪装成普通人,一计金蝉脱壳让他成功活了下来,但那个华丽的庙却变成了这副样子。

 

“算了,做人不能太贪。这炼器的人技术还不错啊,这么一爆,竟然还没碎。”叶修啧啧称奇,大爷般地靠在那,等着小年轻回来给他送吃送喝。

 

 

“你醒了啊,喏,水,我烤只兔子吃。”孙翔把水壶丢到叶修的怀里,这一冲撞疼的叶修龇牙咧嘴。“我叫孙翔,嘉世那个,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叶修打开水壶,咕咚咚地喝着水,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孙翔。早在他“死”之前,他就知道嘉世内部有人想让一个叫孙翔的年轻人接手却邪。他早就想和孙翔见一面,却总因各种巧合错过,没想到今日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

 

“我叫叶修,是个无门无派的散修,前些日子被仇家追杀,多谢小兄弟相救。”

 

“哈,不客气,不过是件小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哈哈哈,一看小兄弟你样貌出众,气质不凡,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是普通人,没想到竟然是嘉世的孙翔啊!久仰久仰!翔哥你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啊,我现在受了伤,伤好之前还要仰仗翔哥你了。”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叶修夸起他来也是毫不嘴软。

 

孙翔接手却邪,又被嘉世众人捧在高台上,年轻气盛地他本就有几分飘飘然。叶修这么一夸赞,更是收不住脸上的表情,还偏要故作谦虚地说几句“哪里,哪里。”叶修看他这副作态,有些好笑,但面上仍是一副讨好样子,笑也只在心底笑几声。

 

“翔哥手上可就是那传说中的却邪?真当不凡!”叶修的手抚摸上被孙翔放在一旁的却邪,感受到长枪久违的触感,他心底一酸,几欲落泪。手下的却邪似乎也感受到了原主的存在,有些不安的震动起来,叶修一把把他压住,挡住了孙翔疑惑的视线。

 

“哈哈,真是一把好枪啊,哈哈……”叶修干笑两声,摸了摸鼻子。

 

孙翔狐疑地看了他两眼,一把夺过了却邪,“别动我东西!”

 

“是,是。哎,翔哥你兔子要烤焦了。”叶修眼神示意了一下孙翔边上架在火上烤的兔子,吓得孙翔感觉把兔子拿开,仔细一看,“完全还没熟啊!你眼睛瞎吗!”

 

“意外意外,翔哥您大人大量,别和我计较啊是吧。”叶修啃着干粮笑嘻嘻道。

 

孙翔冷哼一声,转过身专心地转着烤兔子,让它充分均匀地受热。叶修在边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动作,其实放着烤就好了,完全没必要一直转着它。孙翔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拘谨,似乎生怕兔子烤焦,每一次转动都间隔着相同的时间。

 

这小子怕不是个强迫症,叶修心道。

 

接着看了会,叶修就知道孙翔不是个强迫症了,他纯粹是因为第一次烤兔子,经常过头了。叶修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动作,好像那兔子是多贵重的东西一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烤兔子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翔哥您歇着。”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我怎么能让受伤的人给我弄东西吃,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孙腾地站了起来,一双大眼睛蕴着怒火瞪着叶修,手上还拿着他宝贵的兔子。

 

叶修愣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什么毛病,自己要帮忙还不乐意了,哪来这么大男子主义啊。他忍不住想教导面前这个小年轻几句,又想到每次他把事情揽自己身上,让苏沐橙去休息的时候都被对方念叨好长一同,突然又没了底气。

 

“一点小伤,烤个兔子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我看你那样子就是第一次,还是我来吧,翔哥您别糟蹋了兔子。”虽然叶修放弃了说教几句的打算,但孙翔还是被气到了。

 

“你!你给我等着!”孙翔丢下一句狠话。

 

“等着啥?”

 

“等着吃烤兔子!你就睁大眼睛好好地看看我的手艺吧!”

 

叶修看着火气不小地孙翔默了,在一旁乖巧地啃着干粮看他烤兔子,现在的年轻人,怕不是脑子都不好使。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