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慕【翔叶】4

前方说明,此文预定是仙侠大长篇,出场不会限制于叶修和孙翔,由于全篇原因tag保持翔叶,其他cp没有正面说明,全都不存在,只是纯纯的友情


本章没有叶修孙翔出现。


慕【翔叶】3


叶修和孙翔两人在哭鬼山啃着烤兔子,一边聊着各种各样的小八卦。

 

另一边,一直联系不上叶修的苏沐橙则急的快要哭出来了。叶修并没有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只说了一句自己会没事,回头联系。从来对叶修充满信心的苏沐橙就这样收到了叶修自爆坠崖的消息,等了几个月也没有等到说好的联系。

 

苏沐橙心里乱成一团,几欲带着吞日去炸了坠魔渊,她的好友楚云秀拦下了她。

 

“你也知道落入坠魔渊就是九死一生,你如果没有回来,叶修怎么办?你信不信叶修回来知道他的宝贝妹妹去坠魔渊找他,分分钟就能入魔毁了一切。”楚云秀穿着轻薄的纱衣靠在长椅上,雪白的肩膀赤裸在空气中,手上拿着一杆漂亮的烟枪——她为了这杆烟枪曾跑遍了神州各处收集材料,回了又送了三大坛美酒给关榕飞才让他出手帮忙炼制。

 

“我知道,可是都已经六个月了!叶修从来没和我断开联系这么久过!”

 

他到底是把你当做几岁的妹妹啊……

 

“你着急也没用,最近一堆事情,各家都紧张兮兮的。我看你们嘉世也乱,叶修不在那些人肯定对你好不到哪里去,你倒不如跟着我去烟雨过段日子。”

 

苏沐橙摇了摇头,“我放心不下邱非,闻理那些孩子。邱非是叶修的徒弟,现在身份尴尬,我若是一走了之,他该如何自处。”

 

楚云秀也烦,叼着烟枪揉了揉她一头随意披散的长发。“哪里都烦,偏偏所有事情都一块来,仙盟里乱成一团。”

 

“你也别抽烟了,叶修刚出事,嘉世肯定不敢对我动手。我们要是连着出事,他们就连作秀都作不下去了,陶轩他既想要把叶修赶出嘉世,又想保全好名声,结果却跟着刘皓那些人走了这么步臭棋。等叶修回来,他们可就没这个好运气了。”

 

楚云秀笑了,“你也就嘴上说说,难道还真对嘉世下手?”

 

“怎么不能下手,这破地方看着光鲜,内里早就烂透了。”

 

“就算烂透了,叶修那家伙也放不下。”

 

“……算了,我听说那群长老给你塞了两个徒弟,怎么样,没事吧?”

 

楚云秀摆摆手,“能有什么事,就是带两个徒弟而已。”

 

“看你这样子,还挺满意?”苏沐橙有些好奇,楚云秀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唯一能让她服软的就是烟雨了。她一手把烟雨拉扯起来,走到了现在的地步,却反而添了几分畏首畏尾。叶修笑她说也就关系着烟雨才能看见她小家子气的一面。

 

楚云秀同叶修一般是个对自己无所谓的性子,她对自己能狠到让人心惊的地步,但她对着烟雨下不了手。

 

上下干净地跟霸图一样的门派从来是少数,门里势力纠缠冲突不只是决策层的事,也关系着各派系的后辈,这次叶修一出事,邱非瞬间就陷入了两难的地步。她不怕自己流血流泪,她只怕自己的决定牵扯到后辈们,那都是些出色的孩子,她不想让他们最好的年纪白白浪费。

 

她不敢给烟雨来个彻底的洗牌,门里长老也越来越倚着架子拿捏她,这次还直接塞了两个徒弟给她。楚云秀这么多年也没收过徒弟,也是她担心自己教不好,这次虽有长老的施压,但从她接受了这点来看楚云秀还是挺喜欢这两孩子的。

 

“是对姐妹花,”楚云秀笑了笑,“用的都是长火铳,打起来那火力,啧啧,两人也是修习的远程法术,跟我也算专业对口。”

 

“火铳和你那算专业对口啊,那该跟我学才对。”

 

“哪能啊,你那重炮和长火铳差远了,再说你还想抢徒弟不成。”

 

两人断断续续又谈起仙盟发生的事情来,言语中不住唏嘘。

 

“那些人也就这破胆量了,嘉世在各派中算是老牌,看他对叶修动手,那些阴沟里的臭老鼠也不安分了。”

 

嘉世的内乱仿佛一个信号,叶修身死的消息传出了,几家也接连出事,闹得所有人都一个头两个大。

 

 

 

张佳乐一身绯色长袍,披着白色的外衫,腰配长笛,在百花的大殿前负手而立。纷纷扬扬的落花将这一幕绘成一幅画卷,画中人墨发微束,垂于胸前,转过头来笑得灿烂,“动手吧。”

 

百花就同它的名字一样,是个山清水秀,繁花似锦的地方,山门旁就是卷着花瓣在山岩上飞泻而下的瀑布。

 

大殿前的广场叫做葬花台,是张佳乐布置的,听着是个不大的地方,但实际上丝毫不比其他门派的广场小,就是不像个广场。繁复的花枝的层层叠叠,彼此纠缠,顺着当初孙哲平栽种的方向长成了不断绵延的花墙迷宫。高大的桃木在旁洒下一片阴影,树枝间还隐隐透着莺鸟的鸣叫。脚下是山石和木桥搭成的蜿蜒小路,山泉在其下载着落花缓缓流淌,最后汇于山门旁的瀑布。桃木的对面立了块几十米高的石碑书着“葬花台”,那三个狂放的大字还是张佳乐亲手写的。

 

孙哲平对这个名字十分嫌弃,“这怎么看都不够大气。”,张佳乐瞪了他一眼,“落花散入脚下的山泉中逝去,是为葬花,你懂不懂风雅!”孙哲平选择闭嘴,跟张佳乐争论这种事是得不出什么结果的,惹恼了他,到时候自己还得亲手把种下去的草木移到后山,得不偿失。

 

叶修和黄少天第一次来百花时,看见整个门派上下像是赏花的后院一样,联嘴把张佳乐嘲笑了个遍。气得张佳乐把两人拎到后山众人练习武技的地方狠狠教训了一顿——一般弟子门人日课练武的广场变成了这样,他们只好在后山再建了个习武台。

 

百花的众人站在一旁看着殿前那个熟悉的身影,说不出话来。互相看了看,谁都不肯做打头阵的,于是一直被当做继任者培养的邹远就被推了出来,来到张佳乐面前时还踉跄了两下,被他轻轻扶住。

 

“张佳乐前辈,我……”邹远一头柔顺的短发,打扮同张佳乐很像,就连腰上配的长笛都是一样的通透碧色。只是年少的邹远看起来更为稚嫩,与当年拉着孙哲平两个人就敢声称要创立百花赢过嘉世的张佳乐相比,少了些少年狂气,要乖巧许多。

 

“不是当初就说好了吗,打过我的话,百花就交给你了。”张佳乐有些苦恼地看着拉着他袖子不放的少年,面对那双写着孺慕和坚毅的眼睛,他闭上了嘴。张佳乐实在不擅长对般这样性格的孩子。

 

“但是前辈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赢!这样的百花我才不要!我是因为前辈才会来到这里,想要跟上前辈的步伐,如果没有前辈的话,这样的百花……我……”邹远说着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他哽咽着一手擦着眼睛,把泪水全糊在了袖子上,另一只手仍拉着张佳乐不放。

 

张佳乐犹疑了一会,伸出手覆在了邹远的头顶,轻轻揉了几下,又替他理好头发。

 

“抱歉给了你这么重的担子,但是我必须去找他,有个问题,无论如何都想知道。”

 

“孙……孙哲平……前辈吗?”

 

“嗯,从叶修那知道了点消息,这些年他一直躲着我,真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拿到这么点消息呢,”张佳乐笑起来,开心得有些渗人。

 

“那等前辈……找到孙哲平……前辈,两个人就……一起回来吧。”

 

张佳乐没应,只是说道,“那百花就交给你了。来吧,不试着打败我的话,怎么能带领好百花呢?”

 

“我……我知道了!”邹远松开张佳乐,取下腰间的长笛,拉开距离,站在张佳乐面前。围观的几位也都散开了去,躲在门后面,生怕被两人波及到。

 

“真是的,你们怕什么,都说了今天不玩大的,就在这小地方比试一下。”张佳乐看见曾信然那几个家伙躲在角落里朝这边探头探脑,有些好笑。若是要出全力,肯定会去后山的习武台。

 

“这不是门主您积威甚重吗,哈哈……”曾信然干笑了两声,躲到了莫楚辰身后。要知道张佳乐看着一幅文雅气质,打起来一点不比孙哲平温柔,往日那些随着他吹笛而飘散的花瓣都成了嗜血的利器,铺天盖地地袭来,让人无处躲藏,那种经历,有过一次就不会想再有第二次。

 

看见邹远摆好架势,张佳乐也认真起来,一直带着笑意的浅棕双瞳闪过一丝凌厉。“动手。”

 

话音刚落,两人的身影飞速交织,风啸长笛奏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曲声,不论哪种,都带着尖锐的杀意。白樱与粉桃伴着笛声在风中狂舞,每一片花瓣都带着獠牙,势要撕裂眼前的一切。

 

不仅笛声与花瓣是武器,笛子本身也是,长笛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随着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碰撞声越来越急促,如同不断密集的鼓点,夹杂着危机一步步逼近。长笛带出的利风斩断了发丝,划破了衣袖,让袭来的花瓣都瞬间失了力气,软软地飘落下来。

 

张佳乐比起邹远经历过太多的血战,即使克制了自己,下手仍抹不掉那种入骨的血性。长笛在他手中如同一柄短剑,每一下都指向邹远的死穴,在风中舞动带起的笛声愈发细长尖利,粉色的桃花也染上血色,不复原来的小巧娇嫩。

 

邹远看见花瓣化为深色的一瞬就知道张佳乐认真了。原要挥出的一击因着脚尖轻点,身体倒转而收回。跟这样的张佳乐正面抗争,他还无法做到。他曾随门中前辈看过仙盟战上的张佳乐,漫天的血色花雨迷了所有人的眼,狠厉地在对方的身上划出深可见骨的伤口,花雨消散后,总有那么一片花瓣刺在对方胸膛,入肉三分,见血不伤命,这是仙盟战的规矩。

 

张佳乐的攻击从来绝美绚烂,不是所以花瓣都能击中对方,那就操纵更多的花瓣,蚁咬象死,就是这样的道理。对付张佳乐,只能用力量撕开他的花雨,一击必杀。

 

邹远踩着风在空中不断变换身形,白樱在红桃之中飘摇不定,仿佛水中浮萍。忽然,他手中的长笛一声清啸,也化作漫天之势同红桃纠缠在一起,他手中长笛侧握,人入离弦之箭般射出,长笛直指张佳乐。

 

张佳乐手中长笛从旁侧挑,带着花雨直接打开了邹远的一击。邹远长笛一转,一道白樱旋转连结成细长的线,从张佳乐的背后甩来。他自己也一个侧翻,避开了这小片的花雨,向着张佳乐再次袭去,笛声长啸。

 

漫天花瓣化作灵力,在空中散成白雾。

 

场中两人相对而立,邹远的身上有着许多或浅或深的口子,他手中的长笛稳稳横在张佳乐的颈前,白色的樱花花瓣在对方白皙的肌肤上刻下一道细长的血痕。

 

“不错啊,小远!”张佳乐将笛子收好,突然大笑起来,比起之前温温和和的样子,这样开怀的笑更像人记忆中那个锋芒毕露,永不言败的张佳乐。“好好干,我就先走一步了。”

 

“前辈!”邹远喊住了渐行渐远的张佳乐。

 

“怎么?打都打完了,可是没有反悔的机会的。”骤起的风模糊了视线。

 

“我……我能得到前辈的认可,真的,非常高兴!”邹远大声喊道。

 

“有你这样的徒弟,我也很高兴!”张佳乐也喊道,向他挥了挥手,白衫绯衣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繁花之间。

 

邹远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张佳乐离开的方向,呐呐地向身边的几人问道,“前辈他……刚才说了什么?”

 

曾信然一掌拍在他的肩上,吓了邹远一跳,“你小子可以啊!徒弟哎徒弟,这下是真的名正言顺了!今晚一起来好好庆祝啊!”

 

“我,前辈真的!!我一定要把百花照顾好!等前辈回来!”邹远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和边上几人开心地抱在一起,枝头半开的桃花悄然绽放。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