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全职13号【黑街paro 全员向】 1

黑街paro (gangsta),有另外私设,并非严格按照动漫设定

 

只选取了部分角色,势力内成员并非完全对照战队设定,也有自由人的设定。

 

 

 

“出什么事了吗?”苏沐橙穿着吊带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手上拿着毛巾正擦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问道。

 

叶修靠坐在窗边,手上夹着根烟,看向外头的小巷。“没什么,今天老韩打电话来了,最近不太平,你别一个人出去。”小巷里一群穿着黑夹克的人正围着一个小孩子拳打脚踢,他们之中似乎有人察觉到视线,向叶修所在的窗口看来。叶修注意到那人动作的一瞬,一个灵巧地侧身,将自己掩在了墙壁之后。

 

“喂,怎么了?”一个黑衣男子大力拍了拍同伴的肩,恶声恶气地问道,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带着兜帽的男子转回身,压低了声音,“那边好像有人在看我们,要不要解决掉?”

 

“右边尽头那两个窗户?”蹲着的男人把小刀狠狠刺入地上孩子的心脏,瘦小的身体里血液仿佛流不尽一般淌满了小巷,感受到地上的身体已经踏入死亡边缘后,男人又干脆利落地在孩子的喉咙上划了一刀。“别管,那是便利屋的人,他们按规矩收钱办事。我们没动这街上的规矩,他们也会当我们不存在。”

 

“如果他们说出去……”带着兜帽的男子有些犹豫,蹲着的男子起身猛地给了他一拳,“新人,老大让你跟着我,你就给我乖乖听话。别惹便利屋的人,那是两个怪物,给你多少条命都不够。那个女的是带牌子的,找死别牵扯上我们。”

 

「带牌子的」,普通人常常这么称呼黄昏人种——他们是军方开发出的一种药物的受害者,由于药性可遗传,所以他们的后代大多也是黄昏种。黄昏人种的行动能力以及战斗能力超越常人,但是得到了超常的力量也往往要付出「代价」,他们大多都有身体的缺陷,而且由于药物留下的严重后遗症平均寿命很短。

 

他们的实力被划分为S到D等,其中每个等级再分为0到5,以S/0最强,D/5最弱,个人信息,等级都被刻在了胸前类似狗牌的雇佣军牌上。他们服从于契约主人。并且作为摆脱奴隶身份活的自由的条件,必须遵守三原则。

 

北区出身的人都知道便利屋,他们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个黄昏种,级别A/0的怪物。男的是她的契约主人,是个普通人,却有着堪比黄昏种的实力。

 

只要给出足够价码,他们可以为你包办所有不违反三原则的事情。

 

NO.1 黄昏人种不得凭自己的意志加害于人类。以及不得对波及人类的危险视而不见,不得破坏现有一切均衡。

NO.2 黄昏人种必须服从人类下达的命令。但若与第一条相悖则不受此限。

NO.3 黄昏人种只要在不违反前述第一条及第二条的情况下就必须时刻自保。

 

 

 

“韩队?有没有跟你说更详细的消息?”深紫色的吊带睡衣勾勒出苏沐橙姣好的身材,军牌在她胸前晃动。她走到叶修边上,一把夺过他手上的烟就在窗台上掐灭了。“之前不是给你买了薄荷糖吗?”苏沐橙把手伸进叶修外套的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了一个浅绿色的马口铁盒子,随手晃了晃,发出了一串清脆的碰撞声。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我不去光顾生意的话,老板娘可是会生气的。”叶修从盒子里倒出一颗薄荷糖,丢进嘴里,有些含糊地说道。

 

“果果会很高兴的,因为薄荷糖比你抽的劣质烟贵。而且她也早就劝你别抽了吧。”苏沐橙向他伸出手。

 

“我知道了。”叶修叹了口气,把裤子口袋里的剩下半包烟交到她手上。

 

“表现好的话,就允许抽一根。”

 

“遵命。”面对苏沐橙,叶修也只能举手投降。

 

“今天是去送货吗?”苏沐橙问道,房间里的办公桌上放着好几个纸袋,封口的铁夹还夹着一张写着名字的纸片。“嗯,你的药昨天也送来了,我放在你床头柜子里,有看到吗?”

 

“还没看过柜子,小戴昨天什么时候来的?”苏沐橙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喂喂,换衣服去房间里啊。你哥要是知道你长成了这样,不得从地下爬出来把我干掉。”叶修从墙上把苏沐橙常穿的外套拿下来披在她身上,把人推回了房间里。

 

“什么啊,反正只有你一个人啊。昨天的衣服弄脏了,你帮我拿一下墙上最左边那套。所以小戴是我出去打扫的时候来的?”

 

“啊,因为老韩那边的事情比想象的快,就早点回来了,刚好遇上她。最左边是之前你和楚云秀一起去买的那套?”

 

“啊,就是那个!”叶修把衣服拿下来,准备从门缝里塞进去,没想到苏沐橙直接把门打开了。从他手里一把夺过衣服,然后“砰”得把门关了起来,“是你说的要回房间里的。”

 

“这丫头……”叶修摸了摸口袋,只有薄荷糖没有烟,整个人像饼一样瘫在了沙发上。想着苏沐橙化妆可能还要十几分钟,便一手挡着眼前的光线,陷入了浅眠。

 

 

 

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穿梭在狭窄的小道里,走过路口时不时还有人和叶修打招呼。“一如既往得受欢迎呢。”苏沐橙笑道,皮靴在石砖地上敲打出富有节奏感的声响。

 

“我们沐橙也是受欢迎的大美人啊,哪天嫁出去了,就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了。”

 

“真是的,你就会胡说。”

 

北区是出了名的黑街,这里聚集着数不清的贫民,他们住在简单的砖瓦房里,穿着洗的陈旧的衣服。同时这里也插着多方黑道势力,各式娱乐场所林立,暗中交易层出不穷。两种特色交织在一起,被白色的沙尘和黑色的雨掩盖——这就是北区。

 

“蓝雨的也订了药吗?”苏沐橙晃了晃眼前的纸袋,“这个量……是不是有点多啊?”听声音至少有三四瓶,一个人的话,也太可怕了。

 

“听说他们捡了个西区逃出来的小家伙。”

 

“哎……又是新人啊,不过真没想到这次会被蓝雨捡走。”最近北区出没的生面孔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挂牌子的,轮回公会把人敲打了一顿,该收编的收编,该清扫的清扫了,其他几家也就看着不插手。

 

“听少天说那小子是个A/5,来北区第一天没东西吃,就在街上小偷小摸,刚好那天他带人出去查场子,当面撞上了。”蓝雨作为北区上层势力之一,主要掌控这里的商业。蓝雨的现任当家是喻文州,黄少天是他最信任的左右手,平常没事就会带人走小道查场子,顺便敲打一下在蓝雨范围里不守规矩的人。

 

“看来那个小家伙很和他胃口。最近外来人越来越多,和你说的不太平有关吗?那个小家伙——从西区逃出来是怎么回事?”

 

“听说那边在清扫……”叶修打了个哈欠,在手的遮掩下,用唇语说完了最后的几个字。

 

看到叶修嘴唇动作的苏沐橙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瞬间被浸入了冰窖,她的内战全部停止了运动——几欲死去。“呼啊……老对手?”叶修一手拎着纸袋,另一只手温柔得拍了拍苏沐橙的背,“别害怕,沐橙,老韩那边还没准确消息。如果是他们,这次绝对要叫他们血债血偿。”

 

“啊……我知道,叶修,我知道的。我只是有点兴奋。”苏沐橙转过头展颜一笑,右脸的义眼闪过凌厉的光泽。

 

 

 

要送的货并不是很多,因为只有附近的自由人和一些小团体才会从肖时钦那里买药——针对黄昏种特制的「庆典」,分为低瓶的「抑制剂」和高瓶的「促进剂」,低瓶能安定身体机能减少负担,高瓶能活化「代价」导致的衰弱,爆发性的提高身体能力。

但不论高瓶还是低瓶,过量摄取都会导致副作用——黄昏种大都会按量服用低瓶,来维持他们本就不长的生命。

那些归属于利益大团体的黄昏种并不需要肖时钦的低价自制药——组里会直接和掌握药物流通的微草交易。要知道一定的利益往来能让彼此更好得相处。

 

“呦,叶哥还有苏大美女,早上好啊。”李迅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朝巷子外看了眼,确信他们没有被人跟踪后,才给了眼神让他们把药从铁栅栏里丢进来。

 

“你小子,最近犯事了?”叶修用指骨敲了敲铁窗,笑道。

 

“哪儿能啊!”李迅辩解道。

 

“那你怕什么?”叶修问道。

 

“看着叶哥你的面子上,西区有动静了——驱逐队三队,就是当初被解散的二队。队里有个白发女人,来北区了。”

 

“喂……白发女人!说真的!”叶修死死地攥着铁窗,手上暴起的青筋根根分明。

 

“叶哥你还信不过我们虚空吗?不过消息给你了,叶哥你也得帮个忙才行。”李迅笑的狡黠,眼中锐利的光显出他身为虚空刺客的实力。“这是给肖医生的钱,还有给小戴的礼物。这是蓝雨托我们查的新人小哥的资料——按他们说的最快速度,价钱可不能少啊。我就拜托给便利屋了,刚才的消息是酬金哦。”

 

“交给我们吧,这段时间你自己小心点。那个白发女人的鼻子不是一般得灵啊……”叶修摆了摆手,带着苏沐橙迅速离开了小巷。“叶修,味道……”

 

“啊,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只能让肖时钦亲自走一趟了。”李迅伤的不轻,如果离开房间,他的味道恐怕马上就会引来追杀他的白发女人,这种情况下,如果对敌,他必死无疑。

 

李迅迅速锁好门窗,躺倒在地。房间里的血腥气浓厚地让人窒息。“哈……是送药的日子真的太好了……”微弱的呼吸在房间里浅浅流淌着。

 

 

 

 

叶修和苏沐橙绕过箱子,就拐了近道去找肖时钦,把情况说了一下,肖时钦马上就带着戴妍琦出发了。“我和沐橙接着去送货,你们一路小心。”

 

“你们也小心,别莽撞。”

 

“啊,了解。”

 

“放心吧,肖医生。小戴,等你回来请你吃烤蛋糕。”苏沐橙冲离去的两人挥了挥手。

 

随后他们快速来到了烟雨这,楚云秀带着舒家姐妹去店里了,出来拿药的是李华。“又在忙改造?”叶修和苏沐橙进了外表破旧的小工厂里,李华就把那扇藏得十分隐蔽的门给关上了。

 

楚云秀和李华是北区一家孤儿院出来的,两个人都是黄昏人种,三十年前驱逐队的屠杀直接毁了孤儿院,他们俩被叶修和苏沐秋救下了,之后就在黑街长大。舒家姐妹身世同他们差不多,是楚李两人一次外出带回来的南区人。他们四个人占了北区一个小工厂,外表不显山露水,里头却被改造的十分豪华——针对北区的普遍生活品质而言。

 

楚云秀是个有魄力的人,从商业巨头蓝雨的手里强行咬下了一大块肥肉,随后喻文州邀请了楚云秀面谈。蓝雨向来对黄昏种保持中立态度,虽然所有人都知道黄少天的契约主是喻文州,可只要蓝雨一天不表态,他们就是中立的——与其在中间走铁丝,不如干脆把利益让给楚云秀,换一个人情。

 

从那之后北区的红灯区多了一块楚云秀的招牌——只接待黄昏种。

 

“药放桌子上了,肖时钦说下月交钱,别忘了。对了,借一下你们的后门。”因为叶修和苏沐秋的关系,苏沐橙和楚云秀、李华可以说是一起长大,对于他们的秘密基地小工厂再熟悉不过,连带着叶修也对这里的各种暗门轻车熟路。

 

两人跟边上在改造电话线路的李华打了个招呼,就从小工厂的地下通道离开了。

 

“我记得这里出去……是皇风那群养孩子的吧?”叶修推开头顶上的井盖,环顾了一圈,确认没人,才和苏沐橙爬上去。“今天有些安静过头了啊?没有血腥味,可也没有……”

 

叶修转头看向苏沐橙,苏沐橙也摇了摇头,她同样没有闻到味道。黄昏种有着惊人的嗅觉,同时他们身上也有着身为「黄昏种」的气息,除非受到刻意干扰,没有任何同伴能逃离他们的追捕。

 

“这下可糟糕了啊……沐橙。”

 

两人十分默契地把药都丢到来时的通道里,将井盖完美复原后,带上武器,赶向了皇风的驻地。

tbc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