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翔叶你吃不啦【翔叶】(点文)

“叶修?孙翔找你干嘛啊?”苏沐橙有些好奇的问道,站在叶修背后光明正大地观察着他和孙翔的聊天记录。

 

叶修咳嗽了一下,一脸正气地用自己最快的手速关掉了聊天窗口,“不是孙翔,是文州和我商量夏休期的事情。”

 

“哦~”苏沐橙的“哦”字念得可谓一波三折,“但是我刚才看到孙翔头像了,他昨天大半夜还来戳我,问你夏休期是不是留在兴欣。”

 

“……”这种爱情还没结果,花就被人盯上的感觉是什么鬼?

 

“咳咳,孙翔小同志只是认识到了自己操作上的不足,向我讨教一下。你电视剧不是开播了吗,快去看吧。”叶修瞥了一眼电脑的右下角,十分庆幸得发现刚好是晚上八点整。

 

“好嘛……”苏沐橙哼了一声,找陈果,唐柔一起去大厅看电视剧去了。

 

叶修舒了一口气,再度打开角落里闪烁的聊天框。

 

某个孙姓小同志希望能在这个夏休期和他单独并深入地探讨一下关于他们在世邀赛中开发出的战斗法师的新套路。

 

嗯,理由充分,言辞诚恳。不答应就太不给面子了,不是吗?

 

叶修把已经燃地差不多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又从口袋里拿了一根,找了找打火机,才想起来之前打火机给老魏借走就没还回来。

 

孙翔后天到……所以去哪里探讨交流比较好呢……

 

叶修陷入了思考,孙翔那家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现在也不敢确定。在叶修看来那孩子没多少心眼,表现出来的就是喜欢他,但又没正面确认过,孙翔的脑回路也不见得和大部分人一样。叶修怕自己自作多情,挑明之后反而断了最后的可能。

 

叶修先是纠结了一下地点,然后又开始纠结衣服,等他纠结完,陈果已经在喊大部队出去吃夜宵了。

 

 

 

比赛结束,所有人都很辛苦,因此夏休期前一半的时间,大部分俱乐部都给队员放了假,剩下一半时间再集合队员,做新赛季开始前的复健。轮回俱乐部也不例外,一放假,孙翔就扛上行李回家了,好好陪了陪好久不见的父母。

 

然而才一个星期,小年轻就耐不住性子了。爱情里最甜蜜也最痛苦的是什么呢?那可不就是暗恋。

 

暗恋一个人的时候,觉得两个人生活的每一个交接点,都是上天给的缘分。

 

玩同一个游戏,我们命中注定。

 

同样是职业选手,我们命中注定。

 

都进了决赛,我们命中注定。

 

都参加了世邀赛,我们命中注定。

 

这种心理十分神奇,就像上学时,隔壁班的梦中女神走过自己的窗口,心里总会忍不住幻想女神是刻意走过这里看自己的。然而事实证明,一切幻想都是因为作业太少。

 

孙翔的“命中注定论”自然也是因为训练不够多,如果轮回的经理知道王牌之一的孙翔训练之外还有精力去玩费心费力的暗恋的话,大概会叫江波涛给他的训练量再翻一翻。

 

杜明?你说什么杜明?那孩子不已经生活全是训练了吗?

 

总之,疯狂迷信着这种“命中注定论”的孙翔面对着和叶修隔着老远,还不能一起泡游戏的生活感到了一丝惶恐。于是,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拿着手机疯狂滴滴苏沐橙,只求一问叶修在不在兴欣。

 

得到了肯定回答后,孙翔马上买下了机票,心情激动地躺在床上。他有些睡不着,他想,自己正想要去找叶修,刚好叶修也没回家,他们一定是命中注定。如果叶秋知道孙翔的想法,一定会说,当你去叶家找他哥,他哥也刚好在家的时候,那才叫命中注定。要知道叶修回家的时间比起他待在兴欣的时间,可少的太多了。

 

对这一切选择性忽视的孙翔怀着少年暗恋时甜蜜的心绪,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身穿队服,抱着冠军奖杯,向叶修告白了,然后叶修对他说他不喜欢年纪太小的……

 

孙翔吓醒了,熬了一晚上。

 

 

 

 

叶修罕见地没穿他那跟淘宝批发一样的白T,而是套上了之前苏沐橙拉他逛街强行买的衬衫和牛仔裤。叶修整日宅在屋里,肤色偏苍白,加上他那张长相较显嫩的脸,这样一穿,看上去就像大学生——当然他的气质肯定是那种大四大五的学长。

 

准备好出门的叶修跟陈果报备了一声,说孙翔来找他讨论战斗法师的新技术,自己退役了没事,但是孙翔有些资料不能泄露给兴欣,所以两人准备去外头找个网吧。

 

这话说的正气凛然,表现了叶修作为前辈,对兴欣和轮回毫无偏袒的姿态,让陈果无话可说。

 

于是投敌的叶修遭到了众人的嫌弃,只能一个人去接孙翔。孙翔带着他妈让他送“朋友”的特产出了机场,就看到叶修一身白衬衫,黑牛仔,简单打理过的头发干净利落,白皙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只烟,就靠在边上的玻璃窗旁,周围一圈的女孩子们都眼神“不经意”地划过他,然后议论调笑。

 

孙翔很方,叶修穿这么年轻好看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介意年纪?要给他这个年纪小的一个下马威?

 

他的脑袋里闪过了很多不可名状的东西,比如“就算你比我年轻,可还是没我好看”“太年轻了一点气质都出不来,还是要我这样有点阅历才行”“我更喜欢像我这样长得很年轻,年龄又很合适的”……

 

孙翔被梦毒害不浅。

 

 

 

“看什么呢?走了,酒店定了没啊。”叶修走到孙翔边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及时把他从自我绝望的深渊里捞了出来。

 

“没,忘了……”实际上孙翔是想着兴欣也没空房了,这样晚上就能蹭叶修的床,毕竟他是叶修的客人。

 

“没订也没事,晚上……就住兴欣吧,方锐,罗辑他们都不在,空床很多。”

 

孙翔的心凉了半截,失望两个字简直就像写在脸上。

 

叶修在边上走着,看见孙翔的表情,心中好笑,就忍不住再逗逗他。“怎么?一个人不敢睡啊,我搬去和你一起睡?”

 

孙翔听到这话,就像被雷劈了,全身一个震颤。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答应叶修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胆小,没有男子气概啊?可不答应又……感觉亏大了。

 

叶修看孙翔一脸纠结,愉悦度顿时上升了五个百分点。摸了摸下巴,叶修觉得这孩子,是真的有趣。

 

最后孙翔还是没忍住诱惑,选择了两人一起睡——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兴欣是两人房,一起睡的意思就是,叶修从他和魏琛的房间里搬出来,和孙翔睡一个房间。

 

两人把孙翔的行李搬回兴欣,顶着一群人意味深长的眼神逃一般地离开了这个八卦之地。叶修对周围的网吧也不了解,毕竟老板娘就是干这个的,去别人家不是通敌叛国吗?思索了一阵,叶修干脆带着孙翔去了老板娘的老对头家的网吧。

 

两人开了个包厢,进房间第一个开机子,登了游戏,相互静默无语。叶修咳嗽一声,边上的孙翔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叶修站起来走到孙翔身后,一手搭上他的肩膀,俯身看向屏幕。

 

叶修白皙的脖颈就在孙翔余光所及之处,越想越忍不住去看,心脏仿佛擂鼓一般剧烈地跳动着,孙翔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于心跳过快了。

 

叶修瞥了眼孙翔发红的脸,十分骄傲,这就是撩小年轻的乐趣啊。

 

“怎么脸这么红?水土不服发烧了?”

 

“我没事!就是包厢里有点热。”孙翔腾地一下站起来,喊道“我脱个外套!”叶修沉默片刻,轻笑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孙翔大大你今天还穿了外套啊?”

 

“……”大热天的他当然没穿外套了!孙翔恨不得给自己的嘴一巴掌,让它瞎几把乱说话,这不就很尴尬。

 

叶修把手背贴上孙翔的额头探了探温度,十分认真的下了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结论,“嗯,没发烧,热的话开个空调吧。”

 

“哦……好。”孙翔呆呆地应道,叶修替他摸额头了,这说明叶修很关心他,他心里一定也有点喜欢自己。孙翔美滋滋地想到,然而一想到可能被拒绝,又把想脱口而出的告别憋了回去。

 

叶修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夏休期出来见这么一面也不是坏事,至少叶修明确了一点——孙翔对他的确有想法。至于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肯开口呢……叶修觉得自己还要激上一激才行。

 

两人开了小号上线,做了会日常,就开始干正事了。出来“约会”是真的,讨论新技术也是真的,不然就太假了不是?孙翔是狂剑转的战法,一叶之秋在他手上显出一种与叶修不同的更为狂放的姿态,无惧生死,只为拼杀。叶修被誉为教科书可见他对全职业的精通,他手中的一叶每一个技能都恰到好处,热血中也不缺一期们流传下的老油条气质。

 

世邀赛中两人的正式交流让彼此都认识到了许多新的东西,就像说的那样,这个游戏远远不止现有的这些。

 

两人都是深爱荣耀的人,讨论起游戏,时间仿佛被加速一般变得十分短暂。

 

“也忙了一下午了,晚上放松一下吧。要回兴欣吃吗?不过既然来了,去尝尝这里的特色小吃吧。”

 

“那就我们两个去外面吃点小吃吧,我都没吃过。”嗯……“我们”,“两个”欲盖弥彰。

 

叶修笑起来,顺手揉了一把孙翔的乱毛,“走吧,带你看看杭州的夜市。”

———————————————————————————————

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了!

评论 ( 3 )
热度 ( 68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