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一个有毒的剑三paro【翔叶】2

扬州的茶馆里江湖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卖艺的,要饭的,说书的,五花八门。茶馆门口还有卖糖葫芦和泥人的小贩,赚的就是叶修这种带着小孩子的人的钱。

茶馆角落里,魏琛正扛着琴跟郭明宇八卦前段日子来长歌门切磋琴艺的七秀妹子身材有多好,那叫一个前凸后翘,一身粉衣,武艺双绝。郭明宇深以为然,他曾经去秀坊偷看七秀妹子们表演,才看了一半,就被楚秀门下的妹子拎着双剑,从七秀一路追杀到金水。

“老哥,借一步说话?”在边上偷听了很久的叶修在背后拍了拍魏琛的肩膀,吓了魏琛一跳,还以为自己嘴碎被哪个七秀妹子听见了——怕是要凉。

“小哥,下次正面打招呼啊,背后说话太阴了,我很怕的。”魏琛当即从腰间解下烟斗吸了两口,好好冷静冷静。

“玩笑玩笑,我只是拍了下肩膀,可没太阴啊。”叶修眨眨眼,笑了。

“嘿,小兄弟很会聊天嘛!”郭明宇也凑过来打了个招呼,“边上这是你家丫头?长得倒是挺可爱的,就是练武底子弱了点,给我,两招!”他伸手比了个二,被苏沐橙一掌糊开了。

“臭乞丐,你肯定打不过叶修哥。你现在打不过叶修哥,以后就肯定打不过我,略略略。”苏沐橙朝他做了个鬼脸,郭明宇大笑起来,“你家这丫头真有趣,装得倒是一副乖巧模样。要我说,你们万花,一个个切开都是黑心的。”

“兄弟你千万别这么想,那全是谣言,谷中师兄师姐都是很善良的人,有时候,我都怕他们好心给人骗了。”叶修露出一副痛心面容,唏嘘不已。“这不是,让他们照顾一下这丫头,就被她耍机灵偷跑出来了。两人一道,用钱的地方突然就多了,我看两位也是要往藏剑去,不如同我们一起,省点路费,算上那边的兄弟,正好一船五人。”

魏琛同郭明宇对视了一眼,他们开始还以为这万花弟子是来找麻烦的,没想到却是拼船的,当即应下。有句话说的好,“人在江湖飘,哪能不开销”,能省则省嘛!

敲定了同伴,叶修彻底宽心品尝起茶水来。扬州城门口的空地上聚集了许多人,正你来我往的切磋,这块空地,常被江湖人喊做切磋区。喝完了茶,魏琛韩文清也到外头打了几场,各有胜负。叶修看魏琛一个大招打在了韩文清盾立上,不禁大笑起来。转头就看见郭明宇紧盯着自己。

“小兄弟?来一场?”丐帮打花间,不是完虐就是完虐,不过前后人名不一样。叶修看见郭明宇摩挲腰间玉白长棍的动作,心中也不免战意燃起。

他见过的丐帮没几个能挡过他两拨玉石,原先觉得大概是心法克制,后来见门中师弟师妹都被丐帮打得难以还手,才知道不过是水准不够。

郭明宇一手拎着酒坛子,一手挎着长棍就这样懒散地坐在那,全身却透着一股难以忽视的气势。

不打一场,实在可惜。

叶修落凤入手,看了眼边上的苏沐橙,又有些放心不下。

“叶修哥去打臭丐帮吧!我在边上给你加油!”苏沐橙看起来比叶修还兴奋,脸颊红扑扑地,撺掇着叶修和郭明宇来一场。

叶修想了想,苏沐橙平时就机灵得紧,肯定不会给人拐了,便嘱咐了一番,让她不要跑远。

苏沐橙乖乖应下,叶修就放心地和郭明宇切磋了,两人水平相当,你来我往,见招拆招,打得十分精彩,边上围了一圈围观群众。

看了一会的苏沐橙开始无聊了,原以为肯定是叶修速度教训丐帮,没想到两个人打了这么久。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苏沐橙不喜欢被挤在中间,便从人群里偷溜了出去。

许久之后,叶修和郭明宇平局和手。找了半个扬州城,才在扬州河边的一群矮子里找到了苏沐橙——她正和秀坊的一个丫头玩得开心呢,全然把她家师兄忘了。

叶修叹了口气,从苏沐橙身后把她抱起来,“我们该出发了。”

也就是在这扬州河边,叶修和孙翔的孽缘开始了。

“孙翔你要敢把我裙子弄湿了,我就再也不带你偷溜出来了!”背着两把短剑的七秀丫头气冲冲的朝边上的小黄鸡说道。

“我不要走!我要和云秀一起玩!”叶修手里的苏沐橙不安分地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躲在楚云秀身后,“云秀也要和她师姐去藏剑的,叶修哥我想和云秀一起走。”

“叶师兄你放心,我肯定把沐橙安全送到藏剑去!我叫楚云秀,你看,那边的是我师姐,她叫苏岳!”叶修转头看去,一身粉衣的秀娘正笑意盈盈地向他招手,没想到竟是熟人。

“对了叶修哥,你把他带走吧!他是偷溜出来的,他师兄师姐肯定着急了!”苏沐橙把边上愣愣的孙翔推到了他面前,说起来一副为孙翔好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不想和他玩。孙翔小小的个子穿着藏剑的校服,背着木剑,比两丫头要小上三四岁的模样,也难怪她们不带他玩。

叶修沉默地看着孙翔,又看了看对孙翔无比嫌弃的两个丫头,只好同苏岳打了个招呼,把孙翔拎走了。

“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不然小心我揍你。”被夹在身侧的孙翔气愤地喊道。叶修笑了,懒懒道,“就你这小身板,在过个十年吧。”

“你个臭万花!到了藏剑,看我怎么教训你!”

“来啊来啊,等你来,就是不知道你偷跑出来……会不会先被教训一顿?”

“你!不要脸!”

“呵呵,脸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你还小,不懂,这走江湖呢,就是要没脸没皮才行。”

……

叶修在床上了个身,整个人都透着绝望。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在的孙翔可不是没脸没皮吗?就这么想求插旗吗!

颓靡了一会,叶修起身理了理衣服,调整了一番经脉奇穴,全副武装地出门面对孙翔的挑战。

——————————————————————————————————
说真的背景一展开,我就忍不住在其他人身上多写……没救了。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