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点文4.精灵乐×魔族叶【乐叶】

*OOC是必然,人物属于蝴蝶蓝,BUG属于作者
*作者没智商,没脑洞,没文笔
*请做好【我点的文怎么和我想的不一样】的心理准备

*双方非敌对关系,就算是精灵和魔族我也能让他们甜宠(并不

“啧啧,那些精灵就是古板,非要住得这么偏远。”叶修坐在黑龙背上抱怨道。

“混蛋哥哥!你哪来那么多抱怨,这么有精力的话就自己飞啊!”叶修屁股底下的龙——准确的说是叶秋喊道。

“嘛,要尊敬兄长啊。”叶修笑道,轻轻地拍着龙的背部,安抚着自己的笨蛋弟弟。

“…”每次做苦力的都是自己,叶秋不说话了,闷着头管自己飞。

叶修笑了,也不再说话,他的目光一寸寸掠过这片大地。

真的很不一样。

碧蓝的天空中闪着金色的光,大海深处隐约着宝石的璀璨,远方的城镇有着人们的欢笑,视野边境的崖山流连着火的灼热。

脚下的森林则焕发着生机,一片一片,都是嫩得像是能够捏出水来的绿。这一刻,叶修不可否置,这些精灵住的地方的确不错。

“要到了。”叶修看着下方绵延的森林,从叶秋背上一跃而下。

“喂!”叶秋吓了一跳。

叶修瞬间化作黑色的巨龙,宽厚的两翼挥动,刮起一阵狂风。翼尾带着银色的弧光,急速冲向地面。

地面上。

“啊啊啊啊!”

一个人在森林边境闲逛的张佳乐遭殃了。

被风卷起的落叶猝不及防地糊了他一脸,顺带把他刚采的花也全吹没了。

金色的长发上凌乱的散着花瓣和叶子,衣服鞋子里也全是沙土,张佳乐此时的形象实在好不到哪里去。

“可恶!要让我知道是哪个”张佳乐抹了把脸,一手的沙土,狠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打断了。

“奇怪,精灵…不是都很在意仪表的吗?”

张佳乐循声望去,一身黑衣的俊美男人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的树下,宛若一幅画,外袍边缘缀着厚厚的黑羽,衬得那人皮肤苍白,那赤红的瞳色更是彰显着对方魔族的身份。

“你这个家伙…”彻底点爆张佳乐怒火的是叶修头上黑色的龙角。

“刚才就是你飞下来刮起的风吧!”

“不出意外,是的。”叶修笑着答道。

他的瞳孔突然放大,一支绿色的光箭擦脸而过,叶修伸出手触碰脸上有些刺痛的地方,白皙的手染上了鲜艳的红色。

“呵”叶修是真的没预料到,加上距离很近,精灵的箭不出意料的划破了叶修的脸。

没有人遇上这种事会开心,叶修看着手上的血,有些纠结要不要动手,若是平常直接就开打了,但这次…他是来谈生意的。

“喂…喂,不是吧!你看起来挺厉害的啊!这样都没躲开!”反而是射箭的张佳乐有些吃惊,因为叶修身上的气息很强大,那一箭他刻意偏了,却没想对方毫无动作,被箭擦伤。

“真是…”张佳乐有些尴尬,他把拉掉头上的花瓣和叶子,走进叶修,“呐,我帮你治疗。”

张佳乐伸手靠近叶修,叶修愣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让对方治疗。

张佳乐的手上浮现淡绿色的光球,他轻抚上叶修的脸,有些刺痛的地方变得温暖,伤口渐渐愈合,叶修脑海中乱七八糟思绪也散了去,那种温暖,让人沉醉。

他看见对方碧绿的眼睛,就像宝石一样,很干净,很漂亮。

“突然出箭是我不好,”精灵天生爱美,看见一张美丽的脸上出现伤痕,张佳乐叹了口气——这伤还是他弄的,“不过你也要注意,不要再在森林上空用原形飞!”这话说的咬牙切齿,叶修忍不住挑了挑眉。

“我以为那点风对有实力的人来说不算什么。”

“我也以为那支箭对有实力的人来说不算什么。”

“在精灵族的地方我自然要谦让一点,一见面就像外来的人射箭可不该是高贵的精灵族的待客之道啊。”

嘴尖牙利!张佳乐心里暗道。

这时又是一阵风吹来,但比起叶修刮起的狂风温柔了不止一星半点。

“混蛋哥哥!你就不会等等我吗?!”另一个身影从空中落下,背后舒展开黑色的羽翼。

“你弟弟可比你懂礼貌多了。”

“我替弟弟谢谢你的夸奖。”脸上的伤治好了,叶修清理掉血迹,拿出此行的手书递给精灵。

“咦,这位是?”叶秋看了眼张佳乐,问道。

“偶遇的精灵。”叶修简单地打发了叶秋,并没把事情经过讲出来,惹得张佳乐一个莫名的眼神。

“手书我看过了。似乎听说过这件事,我带你们走吧,没人带路,想要到达生命之森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张佳乐将手书还给了叶修,“至于手书还是你亲自交给长老比较好。”

“那就麻烦带路了。”

叶修两兄弟的样子在精灵族的领地里不是一般的惹眼,还没到达生命之森,两人的事情已经被路上遇到的精灵通过各种途径传递回去了。

所以等三人到达生命之森时,精灵族的长老已经带人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魔族与精灵族的生意牵扯血之深渊的矿石和生命之森的生命力量,不是件小事,理应拜见精灵女王,但精灵女王十几年前把族中事务交托给了长老后就已沉睡,所以也没有拜见的必要。作为替代,叶修两人则是要去拜见生命之树。

令叶修意外的是张佳乐在精灵族里的地位居然挺高——来的途中他们已经做过自我介绍。

生命之树是生命之森的中心,也是一切生机的源泉。只是远远地看见生命之树便能感受到她温暖的包容的力量。

叶修站在树下,抬头仰望繁茂的枝叶,颜色有深有浅,记录着每片叶子生命的长度,“真的很不一样。”他喃喃道。

叶秋规矩的按觐见精灵女王的礼节行了一礼后就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叶修。

他了解叶修,却又不了解他。

叶修无疑是魔界最强战力之一,他热爱战斗,但他讨厌厮杀,他热爱胜利,但他讨厌鲜血。

他喜欢美丽的,洁净的,纯粹的东西,总是看着遥远陌生的大海和森林发呆,但只有在血之深渊他才能真正放松。

叶秋理解叶修的喜好,因为那些东西对于生活在血之深渊里的生物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但他也无法理解叶修,明明知道不可能,为什么还要去触碰?明明无法带来安全感,为什么还要去深入?

他静静地看着叶修,叶修着迷的看着那漂亮的绿色。

精灵族的大长老看着叶修,慈祥的笑了,“合作的事情不急于一时,一路奔波,远方的客人们不妨欣赏森林的美景,休息一下。”

为两人带路的张佳乐自然成了两人的导游。

叶秋对于美景并没太大的兴趣,随意走了一下,就接受一个精灵邀请去了图书馆,之后的空闲时间便都待在了图书馆里。

被树木与鲜花围绕装扮的庭院里,叶修与张佳乐在喝茶。

“你很喜欢森林?”张佳乐每天带着叶修到处逛,叶修仿佛总也看不见够一般,看着一片绿色温柔地笑着。

张佳乐实在是无法理解,他出生于这里,生长于这里,他热爱森林,但这一切对他来说太过寻常,他无法理解叶修眼中着迷的色彩。

“嗯,毕竟从没来过啊。森林很漂亮,沐橙一定会喜欢的。”叶修拾了几片漂亮的叶子夹在书里。

“沐橙?”

“我的妹妹。”

“哦。”

然后两人就陷入沉默。他们的对话总是遵循这种方式,因为对彼此的生活实在不了解,又没有立场去打探对方的生活。

每天,每天,都是这样。一点点从外面了解叶修,实在不够。

张佳乐有些焦躁,一手扯着自己金色的辫子。

叶修笑了,笑得毫无缘由。张佳乐有些奇怪的看向叶修。

“没事,你和我说说你平常的生活吧。”最终是叶修先开了口,打破沉默。

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为了掩盖,短话长说得把自己的日常讲了一遍。

叶修认真的听着,还认真的发表疑问。

“乐乐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去摘花?我觉得其他精灵没这毛病啊。”

“乐乐你的巡逻地点为什么是森林边缘?其他精灵好像都是生命之森周围啊。”

“乐乐你怎么从来都不去图书馆?”

“乐乐你的日常训练为什么要在大半夜做?”

  ……

“我说了这么多,你呢?”张佳乐说话说的口感舌燥,一杯花茶一口就见底了。

“我嘛…玩?看书?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想到什么做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叶修皱着眉,似乎有些为难该如何说明。

“所以说你平常在干嘛?”张佳乐有些不满的问道。

“睡觉,偶尔看看书吧。大部分时间和朋友们在打架。”

“打架?你朋友真奇怪。龙族的天性?”

“习惯了吧,不然也挺无聊的。”叶修笑道,轻轻揭过了这个话题。

“好吧。”张佳乐耸了耸肩,“明天我带你去花海看看?怎么样?”

“花海,听起来不错。”叶修眼里闪着期盼的光芒,有些吓人的红色眼睛也连带着变得好看起来。

“看起来也很不错,花海可是我们这儿有名的情缘圣地。尤其是晚上,月光花会发出淡色的荧光。”

花海不愧为情缘圣地,或美好或悲伤的传说就让张佳乐讲了许久,喝完了一壶茶。

“你讲了这么多故事,真是让人有些迫不及待。就是可惜了我没有爱人。”叶修摇摇头,叹道。

“没事,没事,单身也挺好的。”张佳乐打了个哈哈。

“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乐乐的伴侣,怎么,也是单身?”叶修嘲笑道。

“…伴侣什么的是一辈子的事,要慎重嘛!”这个人,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张佳乐有些懊恼。

但是第二天两人约定的花海之行并没有实现,因为有麻烦的家伙找上门来了。

等叶秋和精灵族的众人赶到时,战斗已然结束。叶修手执长枪,枪尖染血,血红的眼底跳跃着火焰,黑色的长袍已变成了偏棕色,上面的黑羽一块块凝结在那,他脚下的草地也淌成了一片鲜红,可见受了不轻的伤。

伤的更重的是叶修对面的两人,也是魔族,两人满身伤痕,衣服破烂不堪,血红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叶修,最后互相搀扶着很是狼狈的离开了。

叶修盯着他们的背影,没有一丝松懈,却也没有追击,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走远。看着叶修,张佳乐手上早已架起的弓箭还是放下了。

“喂!叶修你没事吧!”张佳乐冲上来替叶修治疗,正想扶着他,却没想到叶修眼睛一闭,直接昏倒在了他怀里。

“喂!叶修!”

“没事的,伤不重。”叶秋在一旁拉过叶修的手,感觉了了下他体内的力量,轻声说道。

“你这个家伙!他都昏过去了!”张佳乐一把挥开叶秋的手,狠声回道。

叶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话。

没多久叶修就醒了,他对守在床边的张佳乐笑笑,“只是有些脱力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大事!你知不知道你伤得多重!”

叶修觉得自己被张佳乐吓到了,一个平日里嘻嘻哈哈的人黑着脸说话总是让人不适应的。

“这不是醒了吗,我睡了多久?”

“…两个时辰。”

“所以说没什么事吧。”

的确,伤口很快就愈合了,人也很快就醒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怎么可能…张佳乐紧紧地攥着手,直至指节发白。

虽然叶修表示自己没事,张佳乐还是勒令他在床上躺到第二天。

出了房间,尽头的拐弯口站着叶秋。

张佳乐冷哼一声,“有什么事?叶修他休息了,你别去打扰他。”

“离他远一点,精灵。”叶秋看着他说道。

张佳乐死死地盯着他,这个性格温和的男人今天出奇的冷漠,对待叶修受伤也是,现在说话的口气也是。恐怕温和不过是面具罢了,自己从没看清过这个魔族。

“你想什么我不知道,但也猜的到。哥哥他也是魔族。”

“不过是我们的世界不一样而已,这种程度的伤,他和他那群乱七八糟的朋友打架也会有。为什么会昏过去…因为他在这里休息不好,加上战斗有些脱力。”

朋友…打架…休息不好…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前方,连叶秋走了也不知道。他的眼前浮现了很多,无穷无尽的深渊…被血染红的世界…

第二天叶修下床,活蹦乱跳。

张佳乐看着他,有些心疼地笑着。

“今晚我带你去花海吧。”

淡紫色的花海在月色下显得圣洁,月光花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叶修站在离张佳乐稍远的地方,夜幕中巨大的圆月笼罩着他,衬得他的身影越发单薄。

“叶修”

“嗯,怎么了?”

那人回过头来看他,脸上是往日熟悉的笑容,带着漫不经心的意味。

总觉得自己的心疼毫无意义啊…

张佳乐自嘲地笑笑。

但是,就是因为那个人自己都不心疼自己,所以才令人格外心疼,不是吗?

“叶修,留下来。”

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叶修身边的?什么时候握住他的手的?张佳乐话一出口,就知道要糟。

“啊?什,什么意思?”

真是…破罐破摔得了!

“叶修,留下来吧,留在我身边。”张佳乐一把把人拉进怀里,死死地抱住。像是他一松手,叶修就会不见一样。

“…抱歉,乐乐。”

“先放开我。”

“乐乐,先松手好吧?”

叶修很无奈,这个人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叶修,我真的喜欢你。”

“可是我们认识才一个月不到。”

张佳乐看着叶修的双眼,笑起来,碧绿的眼底似有流光。

“叶修,精灵是不会认错自己的伴侣的。”

那晚,两人尴尬的回去了,准确得说是叶修尴尬地回去了。

张佳乐的追求摆上了明面,明明魔族不是什么好人,精灵族里却没什么人反对,倒是各种为张佳乐出谋划策。

大长老每次看见叶修都笑得十分慈爱,并且在不知不觉中拖慢了商议的进程,比原先叶修预估的时间多了整整半个月。

“叶修…”

“乐乐,我…我很喜欢这里,其实你人也不错…但是,我还是要回去的,我属于血之深渊。”

“嗯”张佳乐应道,脸上的表情有些哀伤,“我知道的,我只是希望你能留下来,因为我不想你受伤,那样我会很心疼。”

“…”自由与浪漫的精灵一族说起情话不是一般人能抗的住的。

“不过,没关系了。”

张佳乐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脸,看得叶修一个愣神。

没关系了?是指不喜欢了吗?可明明昨天还…

很难过,心里隐隐作痛,叶修强扯出一个笑容。

“我跟你走。”

“…什么?”

“我跟你走,叶修。我是精灵一族的护卫首领,我能保护你。”

“可是…”看着边上的大长老,叶修说不出话了。

“哈哈,张佳乐你可要保护好叶修啊。愿两族的合作也能长长久久。”

老奸巨猾!

就这样三人踏上了归家的路。

一路上叶秋瘫着张脸,听自己背上的两人打情骂俏。

“是我家,不是你家,乐乐。”

“我入赘你家,自然也是我家了。”

入赘个头!你小舅子答应了吗?!

——————————————————————————————
就这样,这篇写了好久。

原设是双方敌对,后来想到叶修魔族的身份,就开出了新脑洞。

叶修喜欢精灵的世界,喜欢干净,纯洁的东西,因为自己生活的世界只有血腥和杀戮。

想看乐乐心疼叶修ww

然而垃圾文笔就只能写出这种东西,点文的妹子别哭(๑•́₃ •̀๑)

PS:有兴趣的看看隔壁的群宣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