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慕【翔叶】1

明明是正午,森林却因为茂盛的树木显得较为昏暗,枝叶间缭绕着鸟鸣。

孙翔独自一人,手提却邪在哭鬼山里转悠。

此时离叶秋身死坠魔渊已有六月,离他继承却邪已有五月。

当初叶秋身死的消息还未放出时,嘉世便找上他以却邪和仙盟战的名额为聘,让他替嘉世出战十年一届的仙盟战。

孙翔答应了,这样的好事没人会傻到拒绝,即使他原先并不用枪。却邪的器魂一叶之秋自叶秋死后便一直沉睡,孙翔也不在意,这些时日他一直在与却邪磨合。不可否置,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却邪在他手上显出比以往不同的更为张扬和锐气的一面。

嘉世众人好不吝啬地献上夸奖。

但苏沐橙对于孙翔的表现只给了一句话,“比起叶秋,他还太嫩了。”

斗神叶秋,孙翔抿了抿嘴,这四个字可以说是年轻一代所有人的偶像,但是…孙翔定定地看着却邪,然后耍了个漂亮的枪花。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留下的名号也只纪念过往,将来,他会取得自己的名号,取得比叶秋更为耀眼的成就。

实战是最能锻炼人的,为了和却邪更加默契,五日前,孙翔向嘉世门主陶轩请命,独自来哭鬼山清扫凶兽。

从森林的外围逐渐深入,孙翔斩杀了许多妖兽,身上残留的气息让其他妖兽远远地避开了。他就无聊地转悠着,转悠着,直到他看见一座破庙突兀地立在林中,墙上的漆色已剥落殆尽,还依稀露出些裂痕来,许多砖瓦欲掉不掉,应是被人遗弃了好些年月,只有檐上的破灯笼在悠悠的晃着,显出些生气来。

“山上哪来的庙啊…”孙翔嘟囔道,一边缓慢的靠近破庙,手中却邪在身前探路。

“呲拉——”却邪枪尖划出一道电弧,“禁制!”孙翔瞬间后撤了几步,双眼如狮,警惕地观察着四周。风卷过枝叶奏出沙沙声,什么也没有发生,破庙依旧安静地待在那,一切平静得像是那道弧光只是错觉一样。

纠结了一会,孙翔还是决定靠近看看,出乎意料的是,这次没有任何禁制地阻拦,他十分顺利地进了破庙之中。

“还真是个破庙啊,我还以为里面会很大很漂亮呢…”就像外面看到的一样,内部也是墙梁破旧,积满灰尘,孙翔十分嫌弃地看了看,空荡荡地什么也没有,便决定离开。

“果然前辈留下的仙府什么的轮不到我啊…”

“咳咳,水…水…”

“呜哇!鬼啊!”

身后传来的咳嗽声吓了孙翔一跳,转身一看发现角落里突然多了个黑发白衣的人,他差点没把却邪甩出去。

“喂…你没事吧…”

“没,没事。”

叶修微弱地吐出几个字,心里有些惊诧对方竟然安全通过了禁制,难道是…一想东西头又剧烈地疼痛起来,紧咬着牙,昏迷之前叶修看见了一张写着无措和紧张的脸。

“喂,喂!别说晕就晕啊!混蛋!”

孙翔急忙收了却邪,扑倒角落里把人扶起来,碰到人才惊觉对方的身体冰冷,轻若鸿羽。

“跟鬼一样,轻飘飘的,快死了吧。我也不会治疗啊,荒山野岭的去哪找医修。”孙翔嘟囔了句,揽着人的肩膀把人抱起,准备出去找个医修,却被禁制拦住了。

“该死!”孙翔狠狠踹上禁制,他放下人唤出却邪决意强行破开禁制,一枪刺出却险些把自己一起摔出去。他呆呆地坐在庙前的草地上,看着里面躺在地上的人。

“真是见鬼了。”孙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瞥了那人一眼,提着却邪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孙翔又转身回来了,蹲在庙前盯着人猛瞧。

起来,进去,背起人,放回角落,走出来。

孙翔蹲在门口看着却邪,觉得自己的良心正在面临一个巨大的抉择。

“啊啊啊,烦死了!”孙翔烦躁地揪着头发,手腕一抖,却邪一枪扫在树干上,震下一堆树叶撒满了自己,然后有些狼狈得清理身上的枝叶。

“算了,谁让我心地善良。”他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心中缅怀着之前自由的时光,随即,进去照顾人了。

—————————————————————————————
随便放点出来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