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子

韩叶初心
杂食
私设满满
沐橙日常叶修哥

十月月练 猫

御美收了东西,关了门,拉下防盗帘,整个小店彻底被黑暗包围。她才恍惚想起来现在还是早上,店里没开灯。

“喵—喵”脚边传来公主的叫声。

公主是御美养的猫,已经三年了,却还是和刚抱来是一般大小。公主的叫声和其他猫不太一样,所以一听叫声御美就知道是不是公主。

“喵—喵”先是绵长的一声,再是短促的一声。

“别闹,别闹。”御美用脚挪了挪公主,结果公主直接整个趴到了她的靴子上,御美只好抱起它,在黑暗中上了楼。

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空气也很闷湿,让人打不起精力。与其坐在楼下守着没人会来的店,不如好好睡一觉,御美这样想着,一边揉着公主的脖颈,惹得它舒服得哼哼,回了房间就蹿上床,一双翡色的猫眼跟着御美的身影转悠。

“喵—喵”公主又唤了几声,“喵—喵”

御美换了睡衣,洗漱一番,然后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公主也蹭过来,挤进御美怀里。

看着小小的,黏着自己的公主,御美突然又不想睡了。她抱着公主开始胡思乱想,‘猫都是这样的吗?’

她也见过其他人家的猫,有的比较高傲,对主人也不亲,有的比较活泼,经常把家里的玩具弄得一团糟,也有得比较野,每天出去就是一整天,脏兮兮得回来。可能习性和所谓的‘血统’有关?御美不知道公主是什么品种,不过公主的毛色纯白,眼睛也很漂亮,‘血统’应该不差?

御美觉得第三种完全就是野猫,只是习惯了投喂而已。

每次她这么说,麻理子就会说“你不懂。”

她也是真不懂,麻理子家境很好,就像电视里那种大小姐一样,她觉得麻理子养的猫也应该是那种血统高贵的,十分优雅的。

但是麻理子却养着一只‘野猫’,御美和那只虎斑猫见过两次,一次是早上,御美刚进门,那只猫“嗖——”地蹿了出去,吓了她一跳。另一次是她在麻理子家留夜,那只猫回来,身上都是灰,污水把毛全粘在了一起,御美当时急忙躲开,生怕裙子弄脏,麻理子却很开心地抱起那只猫去给它洗澡。

这么想起来,那只虎斑猫叫什么?武士,侠客,枪手……骑士!是叫骑士啊!和公主很配。御美想到这,伸手揉了揉公主的肚子,公主抬了抬眼看了下御美,又眯上眼享受起御美怀里的温度。

公主和自己挺像的,宠物像主人?御美突然想到这句话,然后又整个人恶心起来。

隔壁的筱川优,刚大学,却十分老成,总给御美一种老妇人或者说是老婆婆的感觉。她养过很多只猫,大都是自然死亡。那些猫并不都是从幼猫养起,很多是捡来的流浪猫。她还常把‘宠物像主人’这句话挂在嘴边。

御美觉得不论谁讲这句话都比筱川优讲有可信度,因为她家的猫都太有个性了,没有一只相像的。

筱川优一说那句“宠物像主人”,御美就忍不住讥讽她,没错,是讥讽。因为筱川优那种看透世事炎凉的表情和长辈一般的劝慰语气让她十分不快。

御美有时和朋友谈到邻居,也会冷冷道,“那个筱川优,不过一个小女生,总是那副样子,想教训谁啊。”

但是筱川优从来没有生气过,当面也好,背后传进她耳朵的也好。笑眯眯的,就像老人家一样。“你看,我家的良子不是很像我吗?”良子是筱川优真正养大的猫,那种老人家一般的动作,被御美叫做‘快死的老猫’。

“像啊像呀,一个小姑娘跟快死了一样。”再然后御美就会一甩头
回自己的店里抱着公主哼歌。

即使是这么恶毒的话,筱川优也只是摇摇头,摸摸自家的良子,“良子呀,那些孩子都回来了吗?”

“喵———”

“这样啊,快到晚饭时间了,今天有小鱼干呢。”

筱川优的声音烟雾般绕着御美,睡梦中的御美眉头紧皱。

“喵——喵”

“唔…公主。”

御美被怀里猫舔醒,鼻子上一片湿润。

“哎呀,公主…饿了吗?”

“喵—喵”

“等会儿啊。”御美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扶着墙走向卫生间,然后下楼准备自己和公主的中饭。

公主叫做公主,自然是被御美宠在手心,高级猫粮和牛奶,还有上好的小鱼干和猫饼干作零食。御美觉得如果哪天公主死了,她再不会养其他的猫。

“御美!你好久没来了!”麻理子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御美,十分兴奋地把人迎进来。

“真是抱歉,突然打扰。”御美有些歉意地说道。

“哪里会,咦?公主呢?”麻理子看着御美怀里的波斯猫有些奇怪,“啊,不好意思,真是对不住。”她突然这样说道。

“没事,毕竟生病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只可惜没能救过来。这是王子。”御美抱着王子挥了挥爪子。

麻理子脚边的侠客看了眼王子,接着团成团睡觉。后来麻理子拉着御美去小花园聊天,侠客也跟了去小花园,窝在凳脚旁。

“大家回来了啦,来,吃饭了。”筱川优看到猫群中新来的小猫笑了笑,“小可爱,以后就叫你由纪吧。”

评论
热度 ( 1 )

© 金银子 | Powered by LOFTER